你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许岁安萧驰换亲改嫁后,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全本大结局阅读

2024-07-10 19:03:59   编辑:雾雨靡
  • 换亲改嫁后,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

    许岁安重生了。重生在被继姐换亲的前一晚。前世,她与继姐同时结婚,却被她趁乱想要偷偷调换。就因为她及时发现并换了回来,于是她嫁的男人换了她的药害死了她!和他同时重生归来,她冷眼瞧着继姐的小动作,看着他急切的奔向了真爱,她则拿着好处顺从的换了亲,当上了养猪厂厂长夫人。只是她收拾渣男贱女,旁边怎么总有个递...

    半枝青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现代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《换亲改嫁后,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》 小说介绍

现代言情小说《换亲改嫁后,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》,代表人物许岁安萧驰,演绎关于仇恨和爱情的精彩故事,作者半枝青近期完成编著,主要讲述的是萧奶奶站在厨房门口一边扒着葱、一边看着宛若一家三口的三个人笑,正蹲在灶坑边在用铁勺刮土豆皮的刘春杏有些好奇。……

《换亲改嫁后,病美人在大院当团宠》 第4章一沓存折&夫妻夜话瓜 免费试读

许岁安沉默。

即使只是一眼背影,她也认出来了那两个人是谁......

“妹子,你这对象找的真好,瞧瞧这担心你的小劲儿啊哈哈哈哈,可真是恨不得把你含在嘴里呦。”

这女同志穿的喜庆,一看就是刚结婚,卖货的大姐自然是可劲儿调侃说好话。

许岁安顺着大姐的话看向萧驰,他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,眼中的关心不加掩饰。

许岁安有些怔住......

到家之后,萧驰默默站在日头下开始劈柴,屋里细碎的笑声和说话声不断的钻进他的耳朵,惹得他三不五时转头瞄下屋里的人。

以前家里很安静,可是又来了个安静的小姑娘,怎么就突然热闹起来了呢?

“萧驰。”

林建设顶着一张餍足的脸和其他人异样的眼神,坐在萧驰旁边的马扎上开始抽事后烟。

“别说我没提醒你,许岁安看着柔弱纯洁,其实心最狠最毒,你可别......”

“你恶心到我了。”

萧驰拿着自己的斧头,默默的拖走刚刚劈好的细柴,然后拧着眉头睨了林建设一眼,随即迅速嫌弃移开,又嫌不够,萧驰直接收拾东西回屋了。

许岁安正带着萧思文用面团和红糖水做小猪包,看见萧驰进门,也不客气,直接指挥人过来用小磨碾黑芝麻和黑米。

萧奶奶和刘春杏见状,嘴角同时挂上揶揄笑容,看来这媳妇儿,萧驰还挺顺心挺喜欢~

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顿饺子后,刘春杏郑重其事的把自己仔细布包着的东西递给许岁安。

“这是我刚年进门的时候,你奶奶送给我的,现在我把它继续送给你。”

“以前的事都是以前,以后咱们就是一家子,有事儿一定跟妈说,妈护着你。”

“对,要是小驰欺负你,就跟奶奶说,奶奶揍他!”

许岁安脸上一贯的笑容突然怔住,随即,她就感觉自己鼻尖好酸,脸上也湿湿的......

胡乱的蹭了一把脸,郑重其事的把银镯子戴在手腕上,许岁安绽开了一个比刚才更大、更真诚、也更漂亮的笑容,泪花在眼尾缀着,衬得一张白皙小脸更添了几分娇俏、惹人怜惜。

重活一世,她终于得到了命运的偏爱,终于她也有机会......再有个家了。

乱糟糟的一天终于过去。

昏黄的电灯照耀下,许岁安坐在镜子前面轻轻的解着绑着红花的辫子,而红花遥系的另一人,带着一身寒风匆匆进屋。

“来。”

萧驰拉着小姑娘细嫩的手腕,手上力道刻意放缓,生怕一不小心捏碎了这玻璃娃娃,许岁安忐忑坐在床边,却看到对方伸手递给她的......一沓存折?

她人生第一次见到用沓来计的存折!

“我不是没有工作,我能挣钱,这都是我挣到的,都给你保管。”

萧驰对着许岁安开始解释起自己的买卖。

个体户开放之后,他也干起了养猪,实打实把自己干成了万元户。

生意做得很是红火,他猪喂的好,肥膘很香,同样的价格下,其他人自然是干不过他的。

本来想着正式的注资办个厂子,但是奈何新制度改革,养猪场需要的八个证件他还没完全办完,有的还在卡着,所以厂子还没正式开,因此也就没对外人说。

“这些零零碎碎一共是六万块钱左右,你留一万块给我周转,剩下的明天我带你去买个小汽车,刚才我回猪厂问了老张,他以前是机床厂的,知道这方面,他说现在差不多五万左右,咱买得起。”

???

许岁安懵了。

“为什么突然买小汽车?”

“你身体不好,坐自行车后座吹风,会生病。”

一边说着,萧驰一边伸手探向了许岁安额头,确认她脸上的酡红不是因为发烧,这才心安,但转而又问。

“不是生病,那你脸为什么这么红?”

“今儿是好日子,我早上出门涂了脸红。”

萧驰......

“别买小汽车,太贵了不划算,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,我没事的。”

许岁安脸上的笑虽然还是清淡,却发自真心,她捏着存折的手没松,转而用另一只手反扣住萧驰的手。

“既然已经结婚,我跟你说说我的事情吧。”

“今儿你见到的那两个奇怪的人,是住在隔壁板行胡同的钱家兄妹,都是我的同学。”

萧驰恍然,怪不得看着眼熟。

他大哥以前就是木材厂的,原来是老厂长家的孩子啊,他以前见过。

“我跟他们两兄妹关系一般,不太熟,不过钱辉之前跟我弟弟打听过我一些事,从那之后,钱丽对我的态度就奇奇怪怪的。”

许岁安话没说太透,毕竟她是个女同志,这么大大剌剌的说这种事情已经很不好了,得要脸。

如果不是因为萧驰白天的关心、刚才的体贴和......上辈子的帮助,她或许会直接把这事儿直接糊弄过去。

而萧驰对此,只表示知道了,随即转头又说起了买小汽车的事情,还说可以送她去上学,再考一年,然后开车送她去上大学。

“其实今年高考,我考上大学了。”

许岁安笑笑,只嘴角弧度并不那么真切。

“我身体不好,所以一直都想做个医生,报考了首都医科大学,但是我的志愿单子交上去之后,我却收到了学校寄过来的退学籍说明。”

“他们说收到了我的身体情况说明,确定我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完成学业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,所以大学,我没念成。”

“哪儿来的情况说明?刘桂琴?”

许岁安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看,连萧驰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个。

“是孙翠萍。”

这事儿她其实也是后来才弄清楚的,临死之前,从林建设嘴里。

她永远也忘不了林建设当时看着她痛苦的倒在地上,嘴里那一句又一句扎得她心脏快要疼裂了的话。

他骂她不仅害死了许倩楠,还痴心妄图压在他头上?活该没了前途又没了命,这事儿是他妈做的最对的一件事!

至于原因?

“孙翠萍是一个把权力看的无比重要的人,控制欲极强,所以她宁可窝在学校里、对着学生当土皇帝,也不愿意升职去别的单位。”

“而我,就是她选择的最好的儿媳妇,因为我没人疼、所以我会很乖。”

“所以她自然不允许我能够有过另一种人生的机会,她不允许我比她儿子强,比她强。”

萧驰拳头捏的嘎巴嘎巴直响,脸色黑沉。

许岁安轻拍他的手,笑着安抚。

“算啦,都过去了,不念书,我也有自己的出路,说说你吧。”

安安跟自己说了这么多私密的话,她肯定是特别信任我。

而且她不让我买车、反而支持我搞事业,她好体贴......

萧驰脑子里面疯狂闪过各种想法,然后嘴在大脑支配下直接就是一句。

“我之所以着急结婚是因为我嫂子想嫁给我。”

许岁安:???

她就是单纯排除婚姻隐患之后顺便客套一下而已,他却直接就来这么劲爆的?

不过人类的本质是口嫌体正直。

“详细说说。”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